字体
间距
字号
背景
配图

母亲的话云逍明白,总结起来就是,自己爷爷这一房人出了事,她会尽力帮忙,但是云家出事了,休想让她出手!云家,不是云逍爷爷这一房人的云家。所以,宁宓才不愿和云雀等人交好,因为一旦云家出事,她们求到宁宓的头上,宁宓不得不帮他们,可是,宁宓呢,又非常非常的不想帮另外的云家人。宁宓这么一来,自然很好的避过了这个问题,我和你云家没有交好的人,我出手帮你们,完全是我个人的喜好。你们想求我帮你们云家,我可以很自然的拒绝,毕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。

如果云家让云祥当家主的话,那么云家求宁宓的那一天不远了,可是现在是云瑞当家主,情况自然不同了,至少云逍就不会让云瑞难做。

“逍儿,你不会怪妈妈这么对你爸爸的家人吧?”宁宓微微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云逍微微一笑,温柔的抚摸母亲的鬓角:“你知道,无论你做什么,我都不会怪你的。”

宁宓甜甜一笑:“嗯,我也是。”

“妈,我给你配几个保镖吧。”云逍突然说道。

宁宓微微一愣:“我不是已经有似玉和似月了吗?”

“还不够,比如这次的事,似玉姐和似月姐就没有保护好你。”云逍淡淡说道,他表面上没说什么,其实心中还是有责怪秦似月姐妹的。

“今天的事不能怪她们姐妹的,毕竟谁也不想这样,而且要不是似玉推开我,恐怕现在我受伤的就不仅仅脚了。”宁宓怕儿子责怪秦家姐妹,她连忙出声为她们求情。

“嗯,我也没责怪她们,只是要让她们警醒,别到时候出了差错,后悔也晚了。”云逍对母亲的安全放松了心思,秦家姐妹何尝不是如此呢?

“妈,我给你说的,你觉得如何?”云逍旧话重提。

“什么?”宁宓微微一愣。

“就是给你配几个保镖啊。”云逍无奈道。

“唔,你决定吧。”宁宓微笑道,儿子的好意,她不忍拒绝。其实,宁宓心中是不希望云逍帮她找什么保镖的,只有她的身边不安全,云逍才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。

“那好吧,那这几天我就去放出消息,给你找几个保镖,最好全都是女的,这样也方便一些。”

“你决定吧。”

“还有。。。。”

“你决定吧。”云逍还没说完,宁宓却开口打断了他。

“呵呵,妈,我还没说什么呢,你就让我决定。”云逍笑道。

“因为妈妈知道,无论你做什么都是为了妈妈好,既然如此你说不说出来也没什么干系。”宁宓温馨的看着云逍,温柔的说道。

云逍默默点头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云逍就这么坐在母亲的床前絮絮叨叨,专门说些她感兴趣的话题,一晃眼,大半个小时过去。

“妈,你怎么了?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?还是你的脚痛?”注意到母亲绯红的脸蛋,云逍急忙问道。

“没,我没事,没事。”宁宓脸蛋越来越红,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。

“还说没事,你看你,脸色这么红,妈,要不要我去叫医生啊?”云逍说着,就想站起身来。

宁宓连忙拉住他:“不要,逍儿,嗯,妈妈没事,妈妈没事,只是,只是妈妈想,妈妈想。”宁宓脸色尴尬,有些说不下去。

云逍现在一门心思想的都是是不是母亲身体不舒服,是不是因为她脚痛,根本没有注意到母亲神色的尴尬。

“妈,你是哪里不舒服,你倒是给我说啊。”云逍急了,明明母亲的情况很不对劲,可他不是医生不知道她那里不对劲,宁宓又不肯说,他自然有些急了。宁宓是她的第一生命,他的生命可以不要,但宁宓的生命却非要不可。

“唔,逍儿,妈妈,妈妈想尿尿。”终于,憋了半天,宁宓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。

云逍一愣,紧接着回过神来,他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样:“我去叫护士。”

“别,不要。”宁宓有些惊慌失措的叫道。

云逍微微一愣,就算不叫护士,你也不必这么惊慌吧?

“那我去叫似月姐吧。”云逍再次说道。

“不要。”宁宓再次拒绝。

这下云逍为难了:“妈,你的脚还受着伤呢,不能移动的,我去叫似月姐来帮你。”

“不要。”宁宓俏脸通红,都快滴出血来了,她眼睛水汪汪的看了眼云逍:“逍儿,你,你来帮我。”

“我来帮你?”云逍愣住了,按理说你受伤了,照顾你是我的职责,可是,上厕所这种事,还是女性来照顾你比较好吧。

“妈,这,这不太好吧。”云逍微微有些为难的说道。

“有什么不好的,我是你的妈妈,妈妈生病了,儿子照顾妈妈的生活起居,难道不正常吗?”宁宓不敢看云逍的眼睛,自顾自的说道。宁宓之所以既不让护士来也不让秦似月来扶自己去解手,最大的忌讳就是,她是白虎,她的那里一根毛发也没有,她很害怕别人知道她的秘密。至于她的儿子,云逍,反正她的身体他也看过了,况且到时候让他闭上眼睛给自己脱裤子,难道他还敢睁开眼头看不成?

宁宓的理由很强大,很有说服力,母亲生病了躺在床上,儿子自然是有理由,有责任,有一副服侍母亲生活起居的,如果不这样做,那就是不孝,那就是禽兽不如,猪狗不如。所以,云逍没办法拒绝。

“好吧,妈,我来帮你。”云逍暗暗的深吸一口气,强自压下心中的激动,尽量平复自己的呼吸。

“逍儿,我是你妈妈,到时候,你,你可不许偷看。”宁宓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。

云逍苦笑,你不说还好,你这一说我倒觉得,你是在提醒我要注意偷看了:“我知道,妈。”

“那你来吧。”宁宓红着脸,双眼紧紧闭上,饱满硕大的酥胸高低起伏,两条手臂直直伸着,那副模样就是,你来抱我。

云逍暗暗苦笑,眼睛不经意的扫过母亲胸前的高耸,以及双腿之间那被裤子勒住,轮廓明显的倒三角部位,那里圆鼓鼓,肉肉很丰满。都说阴唇丰满的女人,性欲很强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宁宓估计是一个欲女。还有种说法是阴毛越茂盛,性欲越强,可是宁宓没有一根阴毛,这么说来,她应该是性冷淡。

“砰砰砰......”云逍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快速跳动起来,就像胸腔里的不是心脏,而是两只青蛙。

云逍连忙把视线转移到母亲的脸上,然后用力的深吸一口气,再缓缓吐出,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后,云逍果断的弯腰抱起母亲的身子。

“嗯。”宁宓低低呻吟一声,可能是云逍的动作碰到她的伤脚了吧。原本很平常的呻吟声,停在云逍的耳朵里却像是隆隆的春雷,关键是宁宓的呻吟声和中午的时候云雀被干时发出的声音很像。

“唰。”云逍的兄弟很不给他面子,自己站了起来,都不给他打招呼。

“砰砰。。。。”云逍的心跳继续加速,都快赶上一分钟三百跳了。

“逍儿,你的心跳很快哦。”就在这时,宁宓突然睁开水汪汪的美眸,脸上浮现出狡黠的微笑,低低在云逍的耳边说道。

云逍的老脸一下子红了:“咳咳,妈,我,我,嗯。”云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宁宓并不放过云逍,她把红唇凑到云逍的耳边,洁白的小牙齿轻轻的咬了咬他的耳垂:“逍儿,你这小坏蛋,上次在江南的时候,你是不是在和你大姑姑在别墅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

“啊?”云逍大吃一惊:“没有啊,妈,你,你怎么会这么说呢?”云逍心虚的说道。

宁宓娇媚的白了他一眼:“好了,你也别装了,你都不知道我进别墅去的时候,你大姑姑的衣衫还很凌乱,而且,她坐着的时候老在扭屁股。”

云逍暗暗苦笑,还以为那次的事只有月姨知道呢?没想到妈妈也知道了,也是啊,连走在妈妈身后的月姨都看到了大姑姑在整理衣衫,妈妈怎么可能看不到呢?可笑自己还一直认为那件事妈妈不知道。可是,为什么当时妈妈不说呢?而且,她现在提起这件事是什么意思?

“怎样,小坏蛋,无话可说了吧?逍儿,你可真够坏的啊,连你大姑姑你也敢欺负。”没听到儿子回答,宁宓再次开口说道。

既然母亲都已经知道了,再隐瞒下去也没什么意思:“妈,那次我和大姑姑是在别墅里打架。”

“打架?”宁宓愣住了:“你们为什么打架?”她可没想到这个原因。

“呃,也没什么,呵呵,小事,小事而已。”云逍干笑道。

宁宓明显不信:“哼,小事?小事你大姑姑会和你打架?”

“好了,妈,你不是要上厕所吗?我抱你去吧。”为了不让母亲追问下去,云逍很明智的选择转移话题。

宁宓白了他一眼:“你不说,我也没办法。”

云逍苦笑道:“妈,不是我不说实在是那件事太匪夷所思了,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,嗯,以后你就会知道了。”

“算了,你不说妈妈也不会逼你。好了,你抱我去洗手间吧。”宁宓无奈道。原本温馨旖旎的好场景就被宁宓的一句话给破坏的一干二净,云逍的小兄弟也安安分分的软了。

这种最高级的病房里是有洗手间的,云逍也没抱着母亲走几步,就来到了洗手间的门口。他的两只手都抱住宁宓的身子,自然没有第三只手去开门。为了能打开厕所的门,云逍只得将揽住母亲腿弯的手向上移动,试图去打开洗手间的门。

“嗯。。。。”云逍的手还没触碰到门的把柄,宁宓却先低低的叫了一声,原来,云逍的大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按在了她的翘臀之上。

宁宓不出声还好,一出声刚好提醒了云逍。他一愣神间,发现自己的大手正按在母亲的翘臀之上,那种肥美,滑腻,柔软,禁忌的感觉让云逍差一点仰天长啸一声,化作月夜之狼。而他先前已经安分下去的小兄弟,也以极快的速度振奋精神,高举进攻的旗杆,旗杆刚好顶在宁宓的臀缝之间。

情不自禁的,云逍偷偷的用旗杆顶了母亲的臀缝两下,与此同时,大手也隐秘的轻轻揉了几下母亲的翘臀。

“嗯。”云逍的举动怎么可能瞒得住一直趴在他怀里的宁宓呢?别说云逍的举动了,就是他心跳的频率,宁宓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。

“逍儿,嗯,妈妈,妈妈,要解手。”宁宓低低说道。

“哦,哦,好的,妈,我这就帮你。”云逍回过神来,老脸一红,连忙弯腰去扭把柄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小兄弟直直的顶进了母亲的双腿之间,尖端干脆直接抵在了宁宓的桃源外面。两母子性器相接触,这种刺激感是无与伦比的。这不,宁宓先受不了了。

“逍儿,你,你,我是妈妈,你,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宁宓羞红脸颊,语气娇柔的说道。抵在私密地的东西太大太硬了,她的小妹妹被欺负的很痛。那东西的尺寸,她不仅亲手测量过,还亲口尝过,她自然最了解不过了。如果被他不小心弄进去,她非死掉不可。

“妈,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云逍苦笑不已:“我,我也控制不住啊。”

这次宁宓没有像在江南一样对云逍发脾气,她只是羞涩的白了他一眼。然后小手伸出,慢慢的向他的双腿之间探去。

云逍身体一僵,一动不敢动,他没搞明白母亲究竟想做什么,而他放在母亲翘臀上的大手也没敢动,就这么托着母亲的身子站在洗手间门口。

终于,经过漫长的等待,宁宓的小手果然握住了云逍的小兄弟。

收藏
点赞
反感
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
Sitemap | Copyright YunSE.APP All Rights Reserved | 联络方式: YunSeAV@Hotmail.com